2019年2月22日 阿根廷第21天:中國因素成阿根廷應對危機及發展的正能量

時間:2019-02-25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中阿兩國政府間的貨幣互換是此次阿根廷獲得IMF借款的積極因素。”

     《經濟學家》1月公布了阿根廷的四個數據: 2018年其經濟增長率-2%; CPI同比增長34.3%;財政赤字占GDP比例5.5%;匯率貶值47.9%。阿根廷的經濟形勢可見一斑。

       由此聯想到2001年后的阿根廷。當時阿根廷對超過800億美元的政府債券違約,使阿根廷政府與債權人(對沖基金)陷入長達15年的法律訴訟。結果是按照美國法律裁定阿根廷償付違約金,其中對Bracebridge Capital付出連本帶利9.5億美元賠償金,相當于當年本金的800%,而對NML Capital賠償22.8億美元,相當于本金的370%。這些基金曾被上屆政府總統克里斯蒂娜喻為貪婪的“禿鷲”。

       在阿根廷上次債務危機中,IMF與阿根廷政府簽署了80億美元應急貸款,并在最危急時刻拒絕向阿根廷提供12.64億美元貸款,導致國際市場開始恐慌性拋售阿根廷國債,阿根廷出現全國罷工、游行示威、哄搶超市,造成社會危機。而這次阿根廷債務危機之際,IMF于2018年7月與阿根廷政府又簽訂了570億美元額度的授信協議。

       2月22日,我在電建阿根廷總經理涂水平的陪同下,訪問了阿財政部國際金融副國務秘書Felix Martin Soto。

       阿財政部國際金融副國務秘書Felix Martin Soto。

       在會議室等待約半小時后,Soto急匆匆趕來,抱歉地解釋說與IMF舉行的會議剛剛結束,于是話題就從阿根廷與IMF此次達成新的借款協議談起。

       Soto介紹說,2016年阿根廷政府大規模舉債,主要是為了解決禿鷲基金的債務問題,讓阿根廷重返國際資本市場,而當前對IMF的新一輪舉債則是為了穩定貨幣市場。目前阿根廷政府拿到了IMF的570億美元授信額度中的150億美元。這些資金首先是用來充實央行的外匯儲備,以穩定阿根廷市場匯率;另外一部分用于償還到期債務。由于IMF授信的背書,阿根廷得到了世界銀行、美洲開發銀行和其他多邊機構提供的25億美元貸款。

       眾所周知,IMF對深陷債務國家的貸款附加了許多限制條件,此次它是否再次提出了相同的要求?

       Soto回答:“與IMF的協議首先是要求阿根廷逐步實現財政收支平衡。根據協議,阿根廷將于2019年實現付息前的財政平衡,2020年實現付息后的財政平衡,2021年實現財政盈余,對此我們是有信心的。”

       他說:“馬克里總統上任時(2015年12月),阿根廷財政赤字水平占GDP的6.3%,目前正向零赤字過渡。關于穩定匯率,由于阿根廷與美元實行匯率自由浮動,協議規定阿根廷不能與美元脫鉤。”

       此項協議是否提出了削減公共支出的內容?Soto說,現在的IMF與2001或2008年之前不太一樣,開始更多地關注社會影響。此前IMF只關注貸款國是否夠能償還債務與大幅度削減公共支出,事實證明,這種做法很多時候并沒有給貸款國帶來好的結果。阿根廷推出了25億美元的社會援助計劃,其中包括世行的“關懷母親計劃”,該計劃覆蓋有孩子但無工作的母親的基本生活需求;還有美洲開發銀行的“低收入者交通計劃”,為低收入者搭乘公共交通給予資助;美洲開發銀行還資助了“面向未來計劃”,這是提供更多工作崗位的計劃;世行與美洲開發銀行共同支持的“教育資助計劃”則資助貧困線以下家庭的孩子完成中學教育。

       Soto說:“上述社會援助計劃是寫在與IMF簽訂協議中的內容,總額約28億美元,主要資金由世行、美洲開發銀行提供,當世界銀行與美洲開發銀行的資金不能完全覆蓋時,將從阿根廷與IMF框架協議中提供差額款項。”他特別強調,阿根廷有1/3的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這些舉措對救助貧困人口、穩定社會非常關鍵。

       2015年IMF對股權進行了改革,而此次IMF與阿根廷簽署的貸款協議開始關注貸款國的社會問題,Soto給出的上述信息肯定了IMF深化改革的進程。

       值得關注的是阿根廷此次債務危機與中國因素的關系。2008年金融危機后,中阿兩國政府于2009年簽署了102億美元的貨幣互換協議;2015年兩國政府又達成700億人民幣互換協議。中阿兩國間的政府金融合作對此次阿根廷政府向IMF借款起到什么作用?

       Soto說:“中阿兩國政府間的貨幣互換是此次阿根廷獲得IMF借款的積極因素。”根據阿根廷方面披露的信息,在阿根廷與IMF的談判中,中阿貨幣互換協議在保證阿根廷外匯儲備的穩定性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此前阿根廷央行曾使用中阿貨幣互換資金兌付31億美元。

       此次與IMF的協議是否涉及到對阿根廷國家主權擔保的限制?

       Soto回答:“由于這次阿根廷與IMF簽署的協議要求盡快實現財政收支平衡,因而對阿根廷舉債有一定限制,但并不是對國家主權擔保和借款進行一刀切的否決,無論是雙邊還是多邊機構。協議強調的是實現財政收支平衡,至于阿根廷政府‘如何支出’與‘是否借貸’,只要與財政平衡相向而行即可。”

       他舉例說明,目前阿根廷政府與中國國家開發銀行正在洽談兩個鐵路項目融資,還在與中國進出口銀行洽談高查瑞第二階段200MW光伏電站擴容項目,同時還向中國進出口銀行申請用主權擔保借款建設輸變電線項目和燃氣管線項目----阿根廷并沒有喪失國家主權擔保的權利。

       最后,Soto感謝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為阿根廷很多重大項目提供了金融支持,阿根廷政府正嘗試通過絲路資金,為阿根廷新的基礎設施項目提供融資支持,中國因素成為阿根廷渡過危機以及發展的正能量。

編輯:admin2
0
水果财富奖池电子游艺